刘景明:每天得看毛主席 吃饭就得想想为什么吃上饭了

编辑:小豹子/2018-06-14 15:38

  核心提要:毛泽东逝世四十年之后,依然有很多人在用自己的方式纪念他,在北京798艺术区内常常徘徊着一群老人,他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718联合厂的工人,他们在这儿工作了大半生的时间,青春年华最美好的记忆都留在了这儿。来到这里他们并不仅仅是怀旧,也是缅怀一个时代。

  凤凰卫视9月9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

  王秀(七一八厂退休职工):通过天安门的队伍歪歪扭扭 因为都想多看毛主席一眼

  陈晓楠:毛泽东逝世四十年之后,依然有很多人在用自己的方式纪念他,在北京798艺术区内常常徘徊着一群老人,他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718联合厂的工人,他们在这儿工作了大半生的时间,青春年华最美好的记忆都留在了这儿。来到这里他们并不仅仅是怀旧,也是缅怀一个时代。

  刘景明:当年到天安门就是骑自行车,骑自行车到天安门来看毛主席,想念毛泽东。毛主席逝世以后相当难过呀。

  解说:刘景明北京718工厂退休工人,自从1977年毛泽东纪念堂建好后,毛泽东的遗体开始对外瞻仰,刘景明就常常从二十里外的718厂骑着自行车来到这里缅怀毛泽东。

  刘景明(七一八厂退休职工):我是真正的穷孩子,贫农,苦水里泡大的,怎么不怀念毛主席。

  我就在这里,毛主席在那,看得真真的。

  解说:刘景明第一次对这里产生感情是1959年,这一年首都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建国十周年庆祝典礼,此时正在工农干校进修的刘景明被选为代表,同首都十万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上欢度国庆。

  刘景明:队伍一散了以后这面的人往上涌,那面的人往上涌,整个人群都涌到那里了,我就到这一带再也走不了了。毛主席举手,工人阶级万岁,我们说毛主席万岁,哎,激动得很。

  解说:这一天的游行方队里还有刘景明的工友们。

  王秀(七一八厂退休职工):本来平常练那个队伍横竖都是整整齐齐的,只要一通过天安门,那个队伍就是歪歪扭扭的,为什么呢,都想多看毛主席一眼。能够去游行,能参加这样的活动,就感到非常地光荣。

  刘景明:这是718,这一片那个地方是办公楼,这边前面还有一个小广场,种很多树,那打铃,我家都能听见,翁的一家伙响起来了,用喇叭送铃,全厂都响,一个点,人多得很呀,都从这个门往里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灌呀,马路上都是人呀,一万人呀,不得了呀。

  刘志刚(刘景明儿子):当时农民羡慕你当工人,能去吃皇粮的地方,羡慕得不得了,而且还说有手艺,这是有手艺不得了。

  基恕忠(音)(七一八厂退休职工):工资虽然低,大家都差不多,不说一样,都差不多,差不了几块钱。生孩子我们有医院,那个医院很便宜,伤风感冒那些,吃点药不花钱,后来才有挂号费一说,生了孩子以后,送哺乳室,56天以后就送哺乳室,哺乳室到3岁2岁送到托儿所,托儿所完了以后上小学,哺乳室到托儿所就一点饭钱也没有费用。

  刘志刚:我记得夏天去过吧,领工人那个防暑降温,领那清凉饮料那票,用那票进去,打那个水,冰棍呀,照顾工人的那是。

  基恕忠:基本条件,只能说基本条件都给你创造好了,就房子稍微困难点,像我们厂还算好的,国防企业都给你盖宿舍,公家。

  刘景明:这是我妈,这是我,这是我弟弟,这是弟妹,这是老伴,这是我们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住在一起。你看外面那锅用多少年了。

  女:两口子加起来有多少钱呀?

  刘景明:一百多。

  女:养活这么多人。

  刘景明:嗯,很挺好,还存了很多东西,被子,被面,被里,买了好多东西,一个人四床被子,两个褥子,另外再给八百块钱结婚,你说我存了多少东西。

  女:我看现在像你们这些老人家里都爱放一张毛主席像。

  刘景明:对,好回忆呀,每天得看毛主席呀,吃饭就得想想,为什么吃上饭了。

  刘景明:为了一顿白面 我们开始斗争

  解说:1944年家境困难的刘景明背井离乡,跑到天津一家工厂当童工,那一年他14岁。

  刘景明:童工啊,都是学徒,什么都干了,什么搭铺,倒夜壶,给人家生火,扫地,都干这个。然后人家都下了班以后,我们就偷着学,学点儿技术,棉花籽,椰子籽,高粱面都吃这个,拉不出屎来,拿手纸垫着往外拽。

  解说:1948年天津解放的前夜,刘景明所在的工厂成为天津市第一个闹工潮的工厂,而领导者正是刘景明。此后有三十六个工厂加入这次闹工潮。

  刘景明:为什么,就是为了吃饭,吃一顿白面,为了这一顿饭,我们就开始斗争了。

  有主人味道了,过去跟电话一样,人家怎么扒拉你你怎么转呀,现在有人给做主啊,那时候工厂好几十人,三十六个师兄弟,那时候选的我,我是年轻的,凭我的技术凭着我的真心,为共产党的事业,在车间主任里头我也数一数二。

  刘志刚:这种爱是刻骨铭心的,它是什么,让老百姓的利益,老百姓的生活,老百姓的政治地位和人身人格的地位,整个一大块提高,真是翻身做主人了。这种体会你没受过穷,没受过罪,没受过压迫的人是体会不了的。

  陈晓楠:1958年解放前没上过一天学的刘景明被工厂选送到了工农干校学习文化知识,从备受屈辱的童工,到受人尊敬的工人老大哥,刘景明体会到的不仅仅是物质生活条件的大为改善,更是社会上普遍的尊重,这样的待遇给刘景明的精神世界带来极大地改变。

  王秀:这是我原来保存的,现在算我们的传家宝,我结婚的时候有好多人也送的毛主席像,我正好1967年结婚,那时候正好时兴送这个,那时候不是挂一个毛主席像,就是为人民服务。

  男:我的都分了,都给孙子了,留给下一代了。

  王秀:你看挺好的,这是毛主席年轻的时候,这是井冈山的。

  解说:收集毛泽东像章、语录曾是刘景明这一代人共同的爱好。从1950年代起,毛泽东的思想宣传开始逐步渗入个人生活,在刘景明和工友的记忆里学习《毛泽东选集》,是当时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

  刘景明:上面怎么布置咱们怎么做呗,上面就说这形势还是好的,要紧跟毛主席。

  基恕忠:每天都有一个多小时要学习,下了班以后在那里学习,党员就更那个了,我是1959年入党的,党员就更忙活了,群众学习完了以后支部还要组织学习。

  刘景明:毛主席著作是我,我每天都得要看看的,学了以后就写,我写了很多东西,十几本,十六七本,都是理想,自己想法,报纸怎么说的,我是怎么想的,写这个。

  基恕忠:应该怎么做一个人,做一个好工人,你肩负什么责任,应该怎么做,都在这些方面学习了以后再武装头脑,党说什么是什么,毛主席说什么是什么,也比较崇拜呀,这样对人们思想觉悟提高确实有很大的作用。

  解说:毛泽东在困难时期的生活作风也影响着普通人。

  赵林森(七一八厂退休职工):毛主席都亲自降工资,这么高级的领导人他自己说拿钱要求大家共同地克服这个困难,是不是,这就是一种力量。

  蒋满泉(七一八厂退休职工):韶山高啊,湘水深,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一代伟人创伟业,神州大地红旗红,心连寻常工农兵,千秋功业谁评说,百姓心头明如镜,青松翠柏伴英灵,纪念堂前人潮涌。

  解说:作为一个时代的精神偶像,毛泽东影响着每一个人,净化着他们的灵活,受此感召,年轻的建设者们踊跃无私地加入共和国工业建设的洪流,他们以澎湃的热情回报新时代。

  刘景明:好家伙,可不得了,热火朝天,没有说你干这个,你干那个,不用,你就干这个,给你分配这个岗位你就干吧,什么叫下班呀。

  任友:为人民服务思想,为国家做贡献这种思想比较重,没有别的思想,就应当好好工作,来报答党报答毛主席。

  王秀:这厂房没变,厂房没变,当代马列主义的。

  刘景明:对,现在盖这房子都费劲,用板子,把这个镟下去,然后灌完了以后,再把板子揭了。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刘景明:那时候很困难,端着碗,下着雨,都是泥,到处都是泥。工业部长余秋里,余秋里不是一个胳膊嘛,打着雨伞指挥生产、战斗,那艰苦奋斗不得了,一看他那么一种精神,一个部长就这种精神,何况我们老百姓啊,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就不能做到?

  刘景明:下水道阻塞打抢修 上来以后这人冻得脸都变了

  解说:718车间先行投产试运行期间下水道阻塞,无法正常生产,厂长临时宣布停产,等待检修。

  刘景明:一下我就站起来了,我说不准停产,听我的,共产党员我说出来,共青团员也出来,都出来,今天晚上大干,那时候是冬天,零下17度,有拉车的,有锄的,骨干都下去了,什么支委,什么团支部书记,统统下去,挖了多少,十七车,才把它挖通了,那时候,哎呦,上来以后这人都这样了,冻得脸都变了。

  解说:这一次抢修身为车间主任的刘景明身先士卒,迎头解决困难,这一行为感召了周围很多人。

  基恕忠:为什么大家都有那么一种热情,同领导干部带头是分不开的,领导干部要参加劳动,除了自己的工作以外,要参加劳动,深入班组,同吃同住,吃没有什么区别的,都在那个大食堂里吃饭。

  任友(七一八厂退休职工):过去的干部跟群众能够融合在一起,你比如跟普通干部碰到了,领导干部碰到了,问你身体怎么样,注意点身体,非常关心你,让你心里很暖和。

  基恕忠:你就说干部为什么讲我们佩服,这也是其中之一嘛,人家这些干部都是老革命了,解放前参加工作的,那时候就十七级,十一级干部呀,九十多块,还是一百多块,反正也是相当低了。大学生毕业以后五十六块钱,所以那时候这个干部和群众,党和群众之间的关系呀,确实很密切。

  刘景明:厂长那时候是一百多块啊,我是九十多块,还少吗,一个共产党员能要价吗,功劳再大那也不是你的,是集体的。

  基恕忠:过去都讲为人民服务,特别是当干部的,更要为人民服务,我们在工厂当干部的,都为大家服务,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这确确实实是这样,不是口号。

  刘景明:毛主席一死,天都塌了

  解说:许多年之后刘景明和他的工友还对那个时代的平等和公平念念不忘,这样的环境激发了刘景明身上的热情,也净化了他的灵魂,无私奉献,忘我劳动,成为一种自觉行动。

  陈晓楠:刘景明至今对毛泽东时代工厂里同事之间纯朴的亲密关系非常怀念,他说那时候工厂一共是185个人,基本上家家去走访去了解,谁家缺东少西的我们尽集体的力量都帮助他解决,那时候人没什么私心,谁有需要就帮助,真的是带着无产阶级的感情的,所以那时候干群关系非常好。当年的刘景明呢,还被驻厂的四清工作组评为是活着的焦裕禄。

  刘景明说在新时代被尊重,被认可,让他找到了做人的尊严,刘景明和工友呢,就把这样一个新时代对人的改变都归结于毛泽东,他们认为没有毛泽东就不会有这个新的时代,而没有新时代,也就不会有崭新的自己,这样的认识让刘景明和他的工友和毛泽东之间建构起了一种极为特殊的关系。

  基恕忠(音):那时主席逝世以后嘛,发行了一些我们看到了,就马上收藏起来了,一种哀思吧,对主席的哀思。

  刘景明:都跟那人没魂一样,这个天塌了,当时毛主席一死都是天塌了,这天塌了以后怎么办,中国上哪儿去。

  蒋满泉:当时厂里面它是分配名额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去,有保卫科分配。

  王秀:没进人民大会堂之前,都排很长很长队,然后一进去以后人民大会堂特别肃静。

  蒋满泉:张书文,我记得非常清楚,他在我的前面哎呦就哭得,我们厂的一个老同志也是天津来的,嚎啕大哭。

  王秀:想在毛主席面前多看一眼,都是那种心情,那眼睛都哭模糊了。

  解说:刘景明没有拿到去天安门广场参加悼念的名额,这成为他心中一个永远的遗憾,不过让他感到安慰的是不久之后他的儿子被选中参加修建毛主席纪念堂。

  刘志刚:建毛主席纪念堂,大伙儿选代表,报名,还得审核审查,审查合格还得有体力,才让你去,争着去,累活,脏活,接着干,扛钢筋,扛得膀子上都是血印子。

  刘景明:我儿子要干点什么我能不高兴吗,为国家,为共产党,为毛泽东拼命,这种人是最可爱的。

  解说:在毛泽东去世后的四十年时间里,中国社会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片中国曾经最大的电子工业园区日渐衰败,一座国际先锋艺术区代之而起。

  刘景明:这是什么车间。这里有压铸,对,有挤管,有白皮加工,都在这个车间,这个车间上千人,上千人的车间,现在都变了,现在都变成艺术区了。忘记了过去意味着背叛呀,过去的事不能忘记。

  王秀:办公楼没有了,生产车间没有了,老718厂的同志回来以后一看,现在新的大楼确实也不错,改革开放,新立起的,但是怀念过去的那个没有了。

  蒋满泉:我在这里成家立业,我的孩子从婴儿哺育室到托儿所,都是这个厂子的,一直他们到大学毕业,现在他们有很好的工作,所以我对这个地区对这个厂,对798感情很深。

  男:这里边可以看一看。

  刘景明:这是自动线吗?

  男:对。

  刘景明:这是自动线。

  基恕忠:这是片式的,不带引线的。

  刘景明:不带引线的,这机器是进口的,还是国产的。

  男:应该是国产的,贵州的。

  刘景明:这一天干多少?

  男:一天七八个(工作)令,好几万呢。

  刘景明:好几万,这好,这好,现在这个先进呀,这个还是不错的,不搞自动化绝对不行。如果说再回到那个时代也不好,那个时代发展地慢,定量,一个月30斤粮食,那行吗,不行,这种办法也不行,有些个地方放开,有些个地方应该紧凑起来。到处是我的脚印,我每天视察两到三次,一早起上了班,我先下来,然后回去我再办公。

  陈晓楠:几十年来,刘景明已经习惯了经常来到798脚步踩在这座车间的地面,他才会觉得踏实,看到熟悉的车间也才能安心。不过站立在798刘景明常常会有一种穿越感,他的眼中可以看到当年工友工作的场景,耳边甚至还回响着那个时代热烈的轰鸣的机器声,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刘景明说他恐怕是属于那个时代的人。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陈晓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